分割线
陈毅诚待知识分子
来源: 2019/08/02 10:47:40 作者:宿忠显
字号:

导读: 陈毅在担任新四军领导职务时,尽管环境险恶,战事繁忙,但却十分重视知识分子工作。

陈毅参观清华大学时,同校领导合影。

陈毅同志十分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他深知知识分子在我国革命和建设中的作用,把知识分子当成自己的知心朋友,真诚关怀爱护他们,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视若珍宝,赤诚相待

陈毅在担任新四军领导职务时,尽管环境险恶,战事繁忙,但却十分重视知识分子工作。他认为军队不仅能武,而且要文,文武双全的军队,才是真正的人民军队。为此,他经常派人到各地去动员知识分子参加新四军。最常去的是人才济济的上海,定期派专人去那里与地下党联系动员知识青年到新四军参加革命。经作家吴强转送到盐城新四军军部的知识分子就有五百余人。这些人到达新四军后,陈毅视若珍宝,经常找他们谈心,唠家常,参加他们举办的各种活动。根据工作需要和本人特长,有的被分配到抗大、鲁艺分校等各类学校学习,有的直接到前线工作。当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战局稍微稳定时,为使这些知识分子有个比较好的安定创作环境,陈毅亲自选择地点,建立新四军文化村,并经常过来与大家谈心、吟诗、对弈,气氛十分融洽。

陈毅经常教育工农出身的干部和知识分子要互相尊重、互相学习。在一次与日军的激烈战斗中,有一位没有参加过战斗的连队文化教员,由于心里恐惧,在枪炮声大作时,躲藏到床底下去。战斗结束后有人就讥讽他是“怕死鬼”,连队向上级请求将这个文化教员调走。陈毅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在一次排以上干部会上严肃指出,这样对待这位文化教员并要求调走是错误的。他说,没有打过仗,第一次参加战斗心里害怕是不奇怪的,对一个同志有这种表现就嘲弄,甚至要调走他,这不是爱护同志和帮助同志的态度。这是陈毅对工农干部的教育,更是对知识分子的关心爱护。

1941年春夏之交,音乐家贺绿汀准备经过新四军军部所在地盐城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工作。他的妻儿已先期到达,并且延安也来电催他速去。但是,他到盐城后正赶上日军大举“扫荡”。为了安全起见,陈毅决定将贺绿汀先行转移,送到一个开明绅士家里隐藏起来。第二天,贺绿汀就要乘小船出发了。当船行到河心时,却听到南岸有人在挥手招呼。原来是陈毅急急忙忙赶来了,他看到船已到河心,无法靠岸,就脱掉上衣,跳入水中游到船边,手扶船沿向护送人员嘱咐,船应怎样走,经过什么路线。并告诉贺绿汀到那里如何小心,如何隐蔽,一切事情都说清楚了,才放心地笑了笑游了回去。贺绿汀感动得热泪盈眶,要求留在前方,帮助部队培养一些音乐干部。陈毅高兴地应允。贺绿汀在军部办起了音乐训练班,教授音乐知识,同时搞些创作。那时,新四军官兵每月津贴只有五六元钱,而陈毅批准给贺绿汀每月津贴200元,使贺绿汀非常吃惊,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后来党组织反复做工作,才勉强拿了几十元钱。

推心置腹,同舟共济

解放上海的枪声刚一停息,新任市长的陈毅便想到了上海市的广大知识分子。于是,他召集主管文教接管工作的夏衍等同志,商量筹备召开一次上海知识分子代表座谈会。他说,参加的人员代表一定要广泛,要包括科学家、教授、学者、技术人员、作家、党员,还要有中小学教员,人员要多一点,准备跟他们谈谈党的政策,特别是知识分子政策和文化政策,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安心工作。所有在上海的代表性人物都要请到。他还说,当前最重要的事是团结。要搞好方方面面的团结。在不团结这个问题上,我们党过去是吃过大亏的,因此特别要注意团结问题,要体现在你们开的那张名单上。

根据陈毅的意见,夏衍等同志第二天就商定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名单。陈毅亲自逐个逐个地询问,又把遗漏的都一一加上,最后增加到162人。第三天下午,被邀请的各界知识分子代表来到了上海青年会九楼的一个大厅,陈毅满脸笑容地迎接了他们。历史学家周谷城同志解放前夕因为参加反蒋爱国运动,被国民党当局关押,见到陈毅时说:“感谢解放军打进上海,把我们解放了!”话音未落,陈毅笑着说,“不要说解放,是会师,解放军从外面打进来,你们从里面打出来,我们是共同会师!”一句话,就把相互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心心相印,富有人情

曾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赵祖康是位富有爱国心的知识分子,任过国民党上海市工务局长,国民党逃离上海前四天,被委任为代市长。当他向新市长陈毅办好移交手续,表示离开政界到大学教书时,陈毅与他促膝谈心。陈毅亲切地说:“赵先生,我们是能很好合作的。不要有别的想法。你留下来很好么,国家需要人才。你可以发挥自己的专长,为上海的市政建设贡献力量。”说得赵祖康难以再启口推辞。时值他的家属还在未解放的福州,他要求对他的任命现在不要公布,陈毅一口答应。后在福州解放第二天,赵祖康任职工务局长的消息才正式公布于报端。

1958年盛夏的一天,剧作家曹禺因病在颐和园休养散步时,忽听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陈毅。陈毅走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上前一把抓住曹禺的胳膊,大声说:“哎呀,你在这里清闲哪!可让我好找!”曹禺摸不着头脑,忙问什么事。陈毅一边擦汗一边说:“走,今天我是专门找你来的!”原来是让曹禺养好身体后出去,放手创作,要好好地写,多多地写。当时,反右派斗争的余波还未平息,一些正直的作家不敢说话了,有的甚至痛苦地放下了自己的笔。曹禺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生性谨慎的他也受惊不小。陈毅这次不辞辛苦而来,就是给他卸思想包袱,鼓励和支持他为人民多写一些好作品。

有一次,陈毅陪同周恩来总理到电影艺术家白杨家做客,当白杨谈到电影表演时,陈毅的话就多了起来。他说:“我憋了好久喽,没有机会说。电影里扮演的领导干部,我一看就有气,一出场就把手背在身后,说话装腔作势,总是端着个架子,只会板起面孔训人,专整人家的思想,自己就没有思想问题?没有感情,也不通人情?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像这样还了得,打起仗来谁来掩护你,不打你冷枪才怪哩!”他希望大家多深入生活,调查研究,真正塑造出血肉丰满的各种典型人物。

原标题:陈毅诚待知识分子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