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无形的战场较量:电磁侦测与伪装
来源: 2019/08/02 10:44:51 作者:吴敏文
字号:

导读: 14日,日军通过分析中国军队电台的发射功率、周率、频率、波长、拍发电码手法等,确定张自忠指挥所位置,并发起猛攻,张自忠壮烈殉国。战场上无线电台数量庞大,电磁信号密集,电磁环境复杂,电磁对抗激烈,也为巧妙进行电磁伪装提供了施展的舞台。

1940年5月,侵华日军发起第二次随枣会战。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第59军军长张自忠率4个师兵力,在汉水东岸顽强阻击日军。14日,日军通过分析中国军队电台的发射功率、周率、频率、波长、拍发电码手法等,确定张自忠指挥所位置,并发起猛攻,张自忠壮烈殉国。

1947年5月,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被我华东野战军包围在孟良崮地区。至16日下午,孟良崮战役接近尾声,有的部队已开始打扫战场、收拢部队。就在此时,华野情报处报告,技术侦察发现作战区域内还有敌电台在联络求援,这一情况马上引起战役指挥员粟裕的高度警觉。粟裕下令暂缓向中央军委报捷,同时指示各部队核查确定歼敌数字并继续进行搜查,特别是比较隐蔽的山沟等地形,没有命令不得停止。经重新核查,共歼敌2.5万余人,而敌整编第74师编制人数为3.26万人,还差数千人。经仔细搜查,我军在孟良崮与雕窝之间的山沟里,发现7000多名正准备突围的敌人,遂将其包围全歼。

从张自忠殉国的战例来看,如果能够进行有效电磁伪装,控制张自忠指挥所大功率电台的发报数量、时间等,并在一定距离外设置假电台以模拟指挥所,就可有效扰乱日军技术侦察。华东野战军通过技术侦察发现残敌的战例,表现了电磁侦测在战场上的重要性。

不过,这两个战例中的无线电侦测,仅是电磁对抗的早期形式,样式单一、原理简单。囿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只能发现电磁波,进行简单测向,无法实现精确定位。如日军只是发现张自忠指挥所的大致方向,华野情报处发现整编第74师残部的无线电信号后,还需进行“地毯式”搜索。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在如今的信息化战场上,电磁侦测和电磁伪装的重要作用愈发凸显,电磁侦测和伪装的手段也愈发多样。

根据电磁侦测和信息处理,不仅可对敌无线电台进行精确定位,而且能够依据目标电磁特性,对敌装备类型、工作频率、发射功率、天线类型、极化方式、天线增益和接收机灵敏度等数据进行精确测定,进而依据这些数据,对敌参战部队规模、军兵种力量编成、战场武器装备的种类和数量进行分析判定,判明敌兵力规模与构成,作战展开地域、海域、空域及作战企图等。

战场上无线电台数量庞大,电磁信号密集,电磁环境复杂,电磁对抗激烈,也为巧妙进行电磁伪装提供了施展的舞台。就无线电通信伪装而言,即包括扩频技术、自适应技术、猝发技术、加密技术、通信新手段(尚未为敌方掌握最新技术)等技术方法,以及控制发信时间与功率、无线电静默、密化通信、组织无线电佯动等战术措施。

原标题:无形的战场较量:电磁侦测与伪装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